Warning: Trying to access array offset on value of type bool in /home/customer/www/thisbusylife.com/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visual-footer-credit-remover/visual-footer-credit-remover.php on line 89

thisbusylife.com

thisbusylife.com

檉柳Tamarix |chinensis |哪位能介紹下檉柳花語是什麼 |【檉柳花語】
水晶

檉柳Tamarix |chinensis |哪位能介紹下檉柳花語是什麼 |【檉柳花語】

千萬條細絲雨滴砸落黑色福特擋風玻璃上,雨刷雖左右擺動,但無濟於事。

不過,這無所謂了。

「你準備好了嗎?」嶽巽規握著身旁那隻慘發抖小手,了兩號手包覆住整隻手掌,他感到過。

現在他,卸下了特工Flash身份,而只是作為一個叫做嶽巽規人,陪著身旁他來到此地。

金色長髮隨意地紮馬尾,從黑色西裝肩頭滑下。

這套西裝是拜託洗衣部門師父修改,否則找到符合他身材大小黑色男性西裝。

夏離章閉上雙眼,用力吸了一口汽車氣口吹出,帶有一點黴味空氣。

「我一輩子沒辦法準備,走吧。

」像是下定決心,夏離章放開了嶽巽規手掌,失去安全感,而努力剋制著那似依存症想法。

嶽巽規開了駕駛座車門,撐起黑色雨傘。

傾盆大雨奏響傘面,泥濘覆蓋柏油路上停了其他五輛車子,以及一台紅色重機。

説話女人有著鷹鈎鼻,是得開始思考退休生活年紀。

「東西要記得帶。

」嶽巽規看見了放在排檔桿上那個紙袋,順口提醒了一下,但發現並不是他忘了拿東西。

步出車外,他貼上嶽巽規胸口,眼中淚光擦那廉價西裝外套,然後伸手抱著方。

並不是忘記拿了什麼,而是不想面什麼。

「…………我知道。

」作為失去了某些事物人,就算只是舔傷口也好、只是想望著同一片星空也好,兩人心中鐘擺頻率擺著了。

嶽巽規撫懷中宛若孩子,夏離章的髮絲,啜泣聲化雨聲中。

「不起,走吧。

」夏離章擦乾眼淚,回頭拿了紙袋,抱胸前。

……是這樣嗎?那麼得買台電腦你了呢,最近個人電腦,你自己挑挑看吧?

嗯,謝謝媽。

「地板滑哦。

」他出聲提醒,但對方沒有回應,只是抓著他衣角,著頭前行。

嶽巽規抬頭一看,墨綠色山丘上那座建築,站著穿著黑色服裝身影,全都俯視著走上階梯兩人,令他不寒而慄。

這段階梯走起來,是因為下雨天使階梯濕透了,嶽巽規一來得走小心以免跌倒,一來得配合伴侶那自己多步伐,或者是夏離章有意或無意間拖慢了步伐,但是踏上了山丘頂。

「好久不見了啊,離章。

」話語一落,夏離章內心彷彿跌入海中,渴求著氧氣、產生了逃跑慾望。

他知道,只要能回頭跑下山丘,鑽進避風港車上,眼前一切厭惡事會煙消雲散。

「您好。

」然而嶽巽規右手抵著他小小的背,讓他逃走。

是啊,得面。

這份折磨了自己這麼多年,壓上記憶。

他睜開雙眼,擦去和雨水混合一淚水。

身穿過度黑白色洋裝,和身後場景搭,但她毫不在意,可以説是有意。

她是夏離章遠方表親之一,是一個那件事發生之前,從未出現在他生命中女人。

然而,那件事那麼發生了。

無法想像財產壓到了夏離章頭上,成為電視台寵兒而接連報導了幾天後,像是私下約好了,製藥公司總經理大批親戚同時離奇死亡消息突然無聲無息地消失社會上。

他需要這筆財產,但希望這可能承受負擔交給無法信任遠方親戚,著外人會搗毀家人多年奮鬥出的道路。

爬上背脊罪惡感與沾滿鮮血雙手令他無法喘氣,是溺水這世界感覺。

「喂,説話啊,夏離章。

躲了幾年不出來變啞巴了是吧?」一旁男人手插口袋,撐著傘走了過來。

他年紀五十歲,剃乾淨的鬍子一,有些油光散佈他坑坑疤疤臉頰上。

男人彎下嶽巽規高出一顆頭修長身軀,讓有著微笑臉夏離章,仔細打量他面孔。

後者抓著嶽巽規衣角,刻意迴避男人視線。

那場集體死亡事件,圍繞著一個人展開,但中心點那人毫髮無傷,「瘟神」、「死神」、「手」名號這樣不脛而走。

集團經營事務本以為會因此順理成章落到其他遠方親戚手上,那時他只是個孩子,可能有辦法一掌撐起整個企業。

然而,跌破眾人眼鏡,一個聽説過營公司這樣冒了出來,接手整間公司經營,儘管謠言天飛,但成長公司經濟輿論通通吞了下去。

死去家族、行蹤不明繼承人、經營公司、蓬勃發展企業,於他們來説,完全是個謎團。

但沒有人會放過指縫溜走大筆財產,此,他們決定出手尋找那位繼承人,以及那間經營公司底細。

「喂,叔父,欺負他了吧。

」那浮中帶些語調,總是令夏離章莫名,但他確實送了信他,他沒有不出現理由。

那是場唯一一個穿著沒有打著傘人——,或許該説他打著傘,但那傘架到了一旁對著海峽上。

變大雨勢令他那廉價黑色西裝看上去皺皺,濕透西裝頭不失感。

他是周坤文,是夏離章表兄。

「這怎麼行?你父母是這瘟神害死嗎?」沒有打算事人面前收斂,男人話令岳巽規皺起了眉頭,但看向身旁發抖伴侶,他決定繞過男人,帶著夏離章筆走向墳前。

這座墳墓,因為底下葬著於死亡十幾人,而這座山丘是夏家祖墳位置,決議後,決定採取合葬方式。

延伸閱讀…

花語:檉柳- SCP基金會

檉柳Tamarix chinensis

動作地,夏離章父母牌位面前跪了下來。

即使是每個節例行公事,但他無法內心那股黑暗完全掙脱。

能做到,只有試著伸出手,期待有個人能夠握住他,即使這樣懸掛深淵之上也好。

嶽巽規點燃了線,遞夏離章,接著他身邊跪下。

而周坤文走了過來,自行點了一把線香,來到夏離章另一側。

「不起。

」這是對著,他害死父母説。

「不起。

」這是對著,無辜死去朋友説。

「不起。

」這是對著,那些他害死人家人們説。

「不起。

」這是對著,那個衝進房間搶走刀片人説。

「不起。

」這是對著,他自己説。

回憶雲海當中,每個需要原諒他人原諒了他,但那些他乞求原諒人,轉頭而去。

「差不多了吧,讓我們那麼。

」另一個穿著短裙、補著妝女人,靠墳柱子上無聊的説。

「是啊,你既然寄了邀請信我們,那肯定是那件事了吧。

到頭來是自己出現了,如果結果理想話,那你可別覺得能一走了之啊。

」臉坑洞男人點了根煙,煙霧吐夏離章身上。

他睜開雙眼,擦去和雨水混合一淚水。

延伸閱讀…

哪位能介紹下檉柳花語是什麼

檉柳

「…………」他推了推那副某人留下,沒有鏡片眼鏡,拿起紙袋。

「今天……離章邀請各位目的,相信各位多少有猜到了。

今天過後,我們會再出現在各位人生中,消失。

」嶽巽規站夏離章面前,代替精神繃到夏離章説話。

這部分本來應該他自己説,但兩人事前好了,如果精神狀況使得他無法説話,讓嶽巽規代替他發言。

夏離章拉開折起紙袋封口,拿出了一袋防水袋,裡頭裝著厚厚的文本資料。

「這份是周坤文,是他應得到繼承財產。

政府部門事情處理完了,不用擔心那裡。

」所謂應得到,指是夏離章死後財產分配。

周坤文站原地,微笑了幾秒,接著邁步出去,接過夏離章蒼白雙手緊握那份文件。

「那我走了,接下來有工作。

」他收起,放在帶來另一個大型防水袋裡頭,然後拍了拍嶽巽規肩膀,傘不撐、頭回走下階梯。

交出了這些文件,等同於和自己親人們劃清界線;而當他走進基金會,剪斷了束縛著他過去。

1.庭園觀賞樹:其枝葉懸垂,可愛,一年開花三次,鮮綠粉紅花相映成趣,多栽於庭院、公園處,栽種為庭園觀賞植栽。

2.耐乾旱、耐鹽鹼、耐風、,是防風綠化樹種:本種適於温帶海濱河畔處濕潤鹽鹹地,沙荒地造林。

3.作薪炭柴或農具:木材質密而,可作薪炭柴,亦可作農具用材;其細枝,多用來編筐,堅實;其枝亦可編耱和作農具柄。

4.藥用:枝葉藥用解表發汗藥,有去除麻疹效。

性味:、枝葉:甘、平。

效用:、枝葉:發汗,解毒,利尿。

治麻疹透,感冒,慢性氣管炎,風濕關節痛,小便;外用治風疹搔癢。

檉柳為蘭州市鄉土植物,它能含鹽量1%以上重度鹽鹼地上生長,零下35℃環境中安全越冬,具有泌鹽能力和發達根系,能吸收鹽分通過葉片排出體外,枝葉掉落後能轉化有機質,改善土壤結構,檉柳作為“先鋒樹種”造林三年後,原地可種植其他樹種。

當珍珠梅花兒處於花蕾期時候,像一粒粒珍珠,因此得名珍珠梅,作為蘭州市鄉土樹種,珍珠梅盛夏開花,且花期,花色淡雅,十分。

檉柳檉柳科、檉柳屬落葉灌木或小喬木,2~5米。

樹皮紅褐色,小枝細長下垂。

單葉互生,葉,披針形,鱗片狀,長1~毫米,而密生,呈淺藍綠色。

花小,5基數,粉紅色;春秋可開花,春季總狀花序側生於去年生枝條,夏、秋季總狀花序生於當年生枝上組成頂生圓錐花序。

蒴果,結實。

花期5~9月。

檉柳喜光,,,耐水濕,耐鹽鹼和沙荒地;深根性,生長,萌芽力強。

檉柳不僅是防風固沙、水土保持樹種,是鹽漬化土壤綠化造林先鋒樹種,園林綠地中可植於庭園觀賞。

珍珠梅稱華北珍珠梅,薔薇科、珍珠梅屬落葉叢生灌木,2~3m,枝條叢生,開展。

奇數羽狀複葉互生,小葉11~17,卵狀披針形,長4~7cm,先端,邊緣鋸齒,羽狀脈,側脈20~25。